研究

菜单

性别薪酬差距:为什么女性收入低是正常的 | 杨阿诺(编译)· 社论前沿
分享到:
发布时间: 2018-06-28


摘要


在西方社会,两性薪酬差距很可能持续存在,因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认为女性雇员的收入要比其他相似男性雇员的低一些才算公平。有两种不同的理论解释了这种“合理”的收入差距:同性别参照理论和报酬期望理论。第一种理论指出,妇女主要将自己较低的收入与其他低收入妇女进行比较;第二种理论认为,男女性均将性别视为地位变量,从而降低了人们对两性同工同酬的期望。本文通过对比上述两种理论进行假设分析,是首个使用实验因素调查的研究。2009年,约有1600名德国居民对26000多名虚构雇员的描述进行了评级。在所有描述中,每个雇员的劳动力市场特征和提供的信息量都具有实验差异。研究结果主要支持报酬预期理论。男女性在公平评价中都表现出了性别薪酬差距(男女工资的平均比率为0.92)。研究发现,被调查者根据他们在自己职业中所经历的性别不平等来确定公平的薪酬比率。

研究背景

近几十年来,尽管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人数在不断增加,但在美国和其他西方社会,劳动力市场的性别不平等现象依然存在。最常见是,女性的小时工资仍约为男性的80%。即使对人力资本和工作时长进行了全面控制,男女工资仍存在显著差距,男女收入之比为0.90。此外,近年来实行的政策并没有为减少两性不平等现象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本文中,作者认为性别薪酬不平等现象持续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男性和女性都认为女性工资较低是合理的,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如此。按照公平薪酬假设,由于雇员工资低于其对合理工资的认知,他们会相应地减少自己的工作努力水平。事实上,有证据显示,不合理的薪酬认知会导致雇员工作满意度低、组织承诺低、流失率高、旷工和逃避责任等问题。站在雇主角度,这种不合理的观念增加了公司的交易成本,包括招聘员工、与员工议价和监督员工。

但是,为什么女性会认为女性薪酬低是合理的呢?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作者对比了性别薪酬差距的两种主要解释。第一,女性持有这种想法可以用特定性别参照来解释。在社交网络中,两性都倾向于将自己与其他相似或同类人进行比较,而女性主要将自己与其他女性或从事女性职业的雇员(后两者收入均低于平均工资水平)进行比较。因此,部分女性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和男同事之间的薪酬差距。第二,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投入,其价值可能被认为低于男性。这种基于性别地位观念的假设源于报酬期望理论。性别,作为一种弥散的地位特征,创造了男性能力更强和地位价值更高的文化信仰,从而使他们有权获得更高的回报。

研究策略

本部分,作者解释了Jasso(19801996)提出的多重标准框架,其在“公平评价功能”中的形式化,为不同机制的比较提供了一种更具吸引力的方法:同性别参照假设和具有地位价值的性别假设。此外,作者还讨论了带有性别特点的双重标准、差异规范假设和可能存在的统计性歧视。

Jasso的公平理论解释了不公平的感觉如何与公平和实际报酬(收入)水平联系在一起。将公平评价形式化为实际报酬(A)和公平报酬(C)之比的对数函数,乘以表现常数,推导出下列“公平评价功能”:


在完全公平的情况下,A等于C,且评价的取值为0;在低报酬的情况下,CA,取负值,代表“不公平的低报酬”;高报酬由正值表示。该公式允许人们在知晓个人的公平评价和实际报酬A时,确定公平工资的数额C(或公平的性别薪酬比率)。

在本研究中,作者调查了受访者对虚拟员工的公平评价。Jasso的公平评价功能意味着这些公平评价是一种线性函数,反映了员工的(地位)特征,其中包括教育(Xeduc),子女数(Xchild)和性别(Xfemale),以及实际收入对数,ln(A)。将这些不同输入标准归入一个线性回归函数,解释了观察者(被调查者)的公平评价

(Jasso & Webster 1999:372;详见[http://asr.sagepub.com/supplemental]):

方法与数据

一方面,为了测试先前所概述的假设,需要一个实验来分析性别对公平评价的因果影响。另一方面,作者感兴趣的是,观察者的结构背景是如何塑造性别影响的。因素调查(factorial survey,简称FS )设计,结合了包括众多人口样本可能性的实验研究。在FS中,被调查者被要求对虚拟对象或情况(简短描述)进行评价。这些简短描述由几个不同属性(维度)组成,属性(维度)水平具有实验差异。因此,研究人员可以分清个体维度是如何影响被调查者评价产生,且通过将实验纳入调查的办法,研究人员可以在不同的劳动力市场经历和其他社会情境中获得被调查者样本。

这种方法通常被称为“多重标准框架”:观察者(被调查者)评价被奖励者,而研究人员可以根据观察者和被奖励者的特征,研究其对(公平)奖励期望产生影响的机制。在研究公平评价时,这类样本比方便样本提供了更有力的证据。此外,FS设计也是少数几种不带偏见的歧视研究中的一种。

研究结论

研究结果可以归纳为五点:

第一,作者发现被调查者的总体公平评价不具备性别差异,没有显示出不同比较标准。女性对公平收入的期望一般不会低于男性。同性别参照假设没有得到数据支持。

第二,简短描述中的性别维度对男女性被调查者的公平评价有很大影响,评价均倾向于男性收入高于女性。早期研究中发现的性别薪酬差距均得到了男女性的支持。对那些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经历过性别薪酬差距的被调查者而言,这种影响更强。此外,性别薪酬比率对公平评价也有影响。因此,不公平的经历影响了人们的公平观念和评价。在或多或少有些性别不平等的社会环境中,人们的报酬期望及公平评价似乎也受到影响。这种不平等被内化,且被认为是合理的。

第三,简短描述中虚拟对象的附加信息并没有改变性别偏见,表明本研究没有信息偏差(正如统计性歧视论点所假设的那样),而存在地位理论所假设的认知偏差。这一发现支持了社会学家提出的性别歧视和自证预言机制假设:长期存在的(公平)收入差异不一定要与真实情况匹配才算合理;性别本身就具有地位价值,不仅仅代表一种无法测量的技术或能力。

第四,作者发现了一些与工作表现双重标准有关的证据。这一维度在女性评价中的重要性似乎不如男性。研究结果与其他研究人员调查的性别双重标准结果并不完全一致。已有研究发现,女性的良好表现被贬低了,而本研究结果表明,对于女员工而言,不管是高表现还是低表现都容易被忽视。换言之,与评价女性相比,对男性的评价更依赖于表现准则。

第五,在评价收入公平时,男女性适用的公平准则似乎不具备普遍性差异。男女性在评价与公平相关的维度时非常相似,主要关注公平原则。因此,在公平评价中,公平合理是绝对重要的,且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男女性在衡量与彼此有关的奖酬特征方面是非常相似的。


文献来源:

Katrin Auspurg, Thomas Hinz, and Carsten Sauer. Why Should Women Get Less? Evidence on the Gender Pay Gap from Multifactorial Survey Experiment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2017, 82(1): 179-210.

文献整理:杨阿诺

                                                                                          


关注国际顶级刊物
聚焦前沿理论方法
追踪名家研究轨迹
推送最新学术论文
微信号:

社论译介作品,欢迎投稿、个人转发朋友圈,自媒体、媒体、机构转载请申请授权,联系邮箱shelun2015@163.com,注明“机构名称+转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