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 [置顶] 负重前行?2017年中国社会捐赠增速不足7%,6年来最低|黎宇琳 · 公益资本论

    admin | 2018-06-23 02:35

    6月20日,《慈善蓝皮书(2018):中国慈善发展报告》发布,其中有两个很重要的数据:2017年,中国社会预估捐赠额为1558亿元;2016年,中国社会实际捐赠额为1458亿元。按照这个数据,中国社会捐赠额在2016年的增速达到了20%,是近8年来新高;而在2017年显出疲态,增速仅为6.86%,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值。(放大图片可见详情)中国社会捐赠的增...

  • [置顶] 觉醒的十年:2008-2018中国公益慈善十年十大热点出炉|黎宇琳 · 公益资本论

    admin | 2018-06-22 03:19

    6月20日,由中国灵山公益促进会主办的“2008-2018中国公益慈善十年十大热点评选”结果出炉。此次评选共收到73名专家投票,3445名公众投票,评出的十大热点以2008年的汶川地震为序幕,以2016年《慈善法》出台为终章,回顾了中国公益慈善领域高速发展,而又充满争议的十年。一个重要的背景是,中国公益事业虽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就已破冰解禁,但主要还是“精...

  • 广州公益简史:从商绅善堂到“官民共治”的慈善之城|黎宇琳 · 公益资本论

    admin | 2018-06-19 11:53

    作者:黎宇琳|2017年3月16日,在《慈善法》颁布一周年之际,广州排兵布阵,全面启动创建“全国慈善之城”的计划,这是广州公益慈善的一个里程碑,我受广州慈善会所托,在这个节点梳理广州慈善的历史脉络,给新创办的《善城》杂志写了一篇封面文章。文章发出之后,有读者反馈说,该文只论“慈善”,没有说到“公益”,读起来差点意思,我由是有了再写一稿的想法。其实,慈善史与公...

  • 社企论坛的冷观察:关于社企定义的争论消失了|黎宇琳 · 公益资本论

    admin | 2018-06-05 07:35

    作者:黎宇琳|5月31日至6月1日,第四届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在深圳举办,这一届社企论坛最显著的变化是,人们不再讨论社会企业的定义,即怎样的机构应当被视为社会企业的问题。在过往几届社企论坛上,关于社企定义的争论一直是论坛的主要看点,第三届于北京举行社企论坛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在“中国社会企业认证之路”的分论坛上,台上4位专家3位明确反对论坛执委会主...

  • 水滴筹轻松筹暴露重大漏洞,“避风港原则”不是卸责的理由|黎宇琳 · 公益慈善论坛

    admin | 2018-06-01 11:59

      作者:黎宇琳  来源:公益资本论|进入2018年,水滴筹在公益慈善领域风头甚劲,不仅入围了第二批由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发布平台,更在5月31日拿下了由中国社企论坛新鲜出炉的“年度大奖”、“医疗大健康”奖。但是,尽管在慈善界大受欢迎,水滴筹、轻松筹等互联网平台的个人求助业务模块长期存在颇为低级的漏洞。最近,《南方都市报》记者以自己的身份实测水滴筹...

  • 李利娟案的基本事实:“草莽慈善”走进了死胡同|黎宇琳 · 公益资本论

    admin | 2018-05-24 07:44

    作者:黎宇琳|当地政府对李利娟采取的行动又快又急:4月21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向李利娟下达行政许可听证告知书,认定爱心村在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拟作出撤销登记决定。5月4日,河北省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以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为由,撤销了李利娟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爱心村的74名孤儿弃婴被分流安置。5月5日凌晨,李利娟被武安公安局从北京带回武安刑...

  • NGO聚粉+社企式扩张,“古村之友”能解中国古村之困吗?|蓝广雨&黎宇琳 · 公益资本论原创

    admin | 2018-05-20 12:56

    作者:蓝广雨  黎宇琳公益资本论注:最近,有一则奇闻异事登上了中美两国的电视休闲节目,有个美国人从中国安徽买下一座清朝时期的古建筑,逐砖逐瓦地拆下,然后搬回美国原貌“复原”。据说,整个项目耗资超过1亿元。荫余堂发达国家对我们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古建筑比当下渴望快速获得经济收入的国人更加珍视,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事实上,我们连“人”的本身都不珍视,又怎么会看重那些...

  • 从官办慈善到人人公益,我们走过了了不起的30年|黎宇琳 · 公益资本论

    admin | 2018-05-15 05:14

    一直觉得,写史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看到《人类简史》,我会想写《公益简史》;看到《明朝那些事儿》,我会想写《公益那些事儿》;看到《激荡三十年》,我会想写一个公益行业的《激荡三十年》。我想写一本能让人在轻松中了解公益的书,一部好看的历史。2016年12月,《中国慈善家》的章伟升同学邀我写封面,让我在《慈善法》出台之际,梳理一下公益行业这些年的发展,我想,就从这里开...